公司新聞
            • 咨詢熱線:0557-3601199
            • 聯系人:戴輝
            • Q Q:點擊我發送信息
            • 電 話:0557-3601199
            • 傳 真:0557-2605005
            • 郵 箱:1055691881@qq.com
            • 地 址:宿州市開發區金海大道9號桑鈮國際財富廣場1#樓0108室
            行業新聞
            查看分類
            中興、華為要出走深圳,可能只是中國精英分流的序曲
            2016.06.18

            摘要: 日前,華為、中興要搬離深圳的新聞在網上頗為火爆,企業的官方網站有意外遷,也做出了一些實質性的動作,但政府卻執意挽留,雙方言論中的矛盾,讓深圳的產業結構、高房價、企業選擇等話題再次成為公眾學者討論的焦點。

            中興、華為要出走深圳,可能只是中國精英分流的序曲

            日前,華為、中興要搬離深圳的新聞在網上頗為火爆,企業的官方網站有意外遷,也做出了一些實質性的動作,但政府卻執意挽留,雙方言論中的矛盾,讓深圳的產業結構、高房價、企業選擇等話題再次成為公眾學者討論的焦點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深圳作為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,從之前的小漁村,一躍成為中國前幾名的大都市,他的成功、他的失敗、他的熱情、冷漠以及強迫癥,都值得全國城市學習。

            筆者曾站在華強北,親眼目睹一筐筐的手機成品、配件銷往全國,乃至整個東南亞,這里的人可以做大生意,投資動輒幾千萬,談笑風生;這里的人也可以做小買賣,只要來消費,即便只是貼一個10塊錢的手機膜,他們也會讓人找到上帝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華強北的草根具有堅韌的精神,但顯然,這不是深圳的全部,與之相對的則是,聳立于全國乃至全球的科技巨擘,中興、華為、騰訊、富士康的總部都長于深圳,根深蒂固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深圳和一些明星企業是相互扶持,才走到了今天,過去20年也是各取所需,華為、富士康們拿到了特區獨有的政策、寬松的創業環境,源源不斷的人力資源;深圳則因企業而在GDP上獲益良多,相信也收到了一些稅費,支撐深圳本身的城市建設。

            但隨著科技、商業模式、城市發展之轉型,深圳和他的企業伙伴們開始產生罅隙,前者要騰籠換鳥,找到制造之外的產業支柱;后者則要維護本就微薄的利潤率,同時,也要對員工負責,于是,深圳企業遷徙大潮開始了。

            相關數據統計,前段時間共有1.5萬家企業遷出深圳,有的是讓人趕出來的,有的是知難而退,這組數據沒有針對企業規模進行分類,但可以斷定的是,1.5萬家企業中肯定有在業界舉足輕重的企業,也可以斷定“逃離特區”已經成為深圳眾多企業繞不開的課題。

            從現有的大背景看,中興、華為縱然不離開深圳,也只是留下一些核心的部門,他們需要繼續沐浴這里的政策春風,同時,在第一時間獲取信息,總之,能留在深圳的企業,必定要向輕資產轉化,需要更少的地,更少的人,更高的附加值。

            卓越華為:心在深圳、身在東莞

            眾所周知,類似華為、中興這種綜合性集團總要林林總總地分些層次,特別是華為,這兩年手機賣得非?;?,余承東經常找人弄個大廣告牌,戳到MWC上,向世界宣布:華為榮耀一定會超越iPhone!

            廣告雖然有點夸張,但這并不能抹殺華為在智能終端領域取得的進步,其實,他們的手機在大陸賣得挺好,受惠于電信專利儲備,他們在海外混得也不差,比如在英國,華為的Mate7就非?;?,它提供了iPhone幾乎全部的功能,價格卻只有一半,更重要的是,華為的電信設備在英國享有非常不錯的信譽,大大提高了旗下手機品牌的認知度。

            如前文所述,華為、中興們的核心部門需要留下深圳,繼續掌控著來自前沿的信息和思路,這些企業的高層辦公室可能比較奢華,但畢竟需求不大,而且他們也能負擔地起深圳高額的消費,也就是說,一些研發、設計等輕資產部門,或者說叫產業鏈的上游,勢必會繼續留在深圳,而產業鏈的下游則很難在深圳找到立足之地。

            華為雖然不同于富士康,但隨著制造產能的增加,同樣需要建制大量的生產線,這些車間早坐落于深圳,但隨著地價飆升,這座年輕之城似乎再也容不下巨大的工廠。

            畢竟,把一座工廠翻蓋成“愛情公寓”,利潤和GDP都能在短時間內爆棚,加之深圳市騰籠換鳥的趨勢,制造業再難獲得相關的政策優惠,而這些政策往往是制造業低利潤率之下,仍然能活下去的重要原因,這也是為什么華為一定會去東莞建廠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他們已經同東莞建立了如膠似漆的關系,政府大筆一揮圈出1900畝工業用地,而華為則成為當地第一納稅大戶,我想這種甜蜜維持20年應該不是問題。

            深圳是一座年輕之城,但在經濟、金融、科技的領域已然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兵,或許,他再也留不下制造業了,他們可能也不想留,畢竟,這并不符合其下一個“五年”規劃。

            他正嘗試著把自己變成香港,變成亞洲四小龍,滿街都是銀行家,以及創企孵化器里的老師,筆者很難評說,這種策略是否正確,但可以肯定的是,深圳正在流失掉一些好東西。

            精英分流,中國城市需各司其職

            筆者有一位朋友,去年第一次去深圳出差,短短2個月就愛上了這座年輕的城市,他常常坐著地鐵從世界之窗跑到福田口岸,再到羅湖,去年十一黃金周,這位仁兄做地鐵到后海,怒跑14公里,這幾乎是深圳灣公園沿海的全部距離。

            出差期間,朋友迷醉于深圳的整潔、快節奏,以及隨時出現在大街上、兼具全國特色的、衣服又穿得不多的美女,他說自己喜歡東門一個商場里的條幅:來了,就是深圳人…顯然,這位朋友只是在短時間內享受了都市的繁華,卻不知道背后的心酸。

            現在,談深圳就繞不開坐上火箭的房價,這種非典型的變化影響的不僅僅是房地產領域,事實上,任何同土地沾邊的事情都會受到影響,華為、富士康們之所以要逃離深圳,直接的原因就是制造業已無立錐之地。

            深圳的騰籠換鳥政策,會流失掉一些好東西,比如可觀的GDP和大量的就業機會,但作為經歷過飛速發展的經濟特區,深圳并不眷戀這些,唯一讓人擔心的是,高企的房價,驅逐的并不只是制造業,還有一些飽受房價之苦的知識精英、科技精英。

            相對來講,華為員工的薪資是比較高的,每年怎么也得有個30萬的收入,但無奈深圳房價向來天文,很多績效好的員工,也要付出10年、20年、一輩子來買房,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,這些精英苦苦奮斗之后,尚不能達到一個中等拆遷戶的水平,顯然,這有違社會主義公平原則,更是讓越來越多的知識精英感到心寒和憤怒。

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東莞的生活要舒服得多,一位華為員工說:剛剛建成的東莞松山園區,遠離嘈雜、風景優美、綠樹成蔭、容積率低,且周邊高樓大廈不多,工作、居住都很舒適,這種環境下雖不利于催生出華為推崇的狼性,但卻能造福一大批的員工,從冰與火的掙扎中,活著走出來。

            此外,科技企業的外遷,帶來的并不只是GDP和稅收,更關鍵的是一種發展理念,事實上,任何健康的科技園區都能帶動周邊社區的發展,把一種快節奏、精益求精的理念,慢慢融入當地居民生活,比如華為人的高效率,高品質,到了東莞之后,勢必會帶動周邊產業的轉變,連一些餐館、KTV的服務都會變得不同。

            畢竟,精英們的毛病特別多,但也正因為之于生活、工作的苛刻,也才讓他們變成精英,變成一個能影響社區的一個團體,總之,華為出逃有著極強的社會意義。

            在美利堅合眾國,想要搞政治,就去華盛頓;想要搞金融,就去紐約;想要搞電影、搞文藝,就去洛杉磯;想要搞工業,就去底特律;想要搞火箭,就去休斯頓;想要看庫里的超遠三分,就去金州…但在中國,想要搞啥,都得去北京、上海、深圳,舍此三城,都是蠻夷之地。

            科技企業逃離深圳,有點勞民傷財,也影響著一大批人的生活,但總得來說,精英分流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兒,這會消除一些變態的房價,也可削減一些奮斗者的壓力,而當中國大多數城市都有自己賴以生存的根本之時,整個社會將會更加和諧以及豐富多彩!

            數據提供:天助網    
            商盟客服

            您好,歡迎蒞臨星碩傳媒,歡迎咨詢...

            戴輝: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        正在加載

            觸屏版二維碼

            一级有乳奶水毛片免费_女高中生自慰污污免费网站_四虎紧急自动转跳在线视频_国产草莓视频无码A在线观看